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带走丝袜的神秘人
带走丝袜的神秘人

带走丝袜的神秘人

在高速行驶的地铁内,白艳妮尴尬地站在吕新面前,她不得不咬住自己的嘴唇来忍受遍布下体的电流冲击,内裤此刻已经被源源不断流出的淫水浸透,三双连裤袜的袜裆部位此刻也已经尽数湿透,浸湿的面积还在不断地扩大。白艳妮本能地夹紧双腿,大腿内侧的潮湿部位紧贴在一起,潮湿凉意同时用来,刺激到了极点,再一次倾泻了阴精!此时的女警官感到非常疲惫,双腿开始发软,连发抖的力气都消失殆尽,她此时能控制自己膀胱的唯一力量只能来自内心,来自作为职业女警的本能,但是很显然,精疲力尽的情况下,失禁已经是早晚的问题了。
-  白艳妮突然一次剧烈地颤抖,一股黏稠的液体从阴道内喷出,准确地说,是射出!这是长时间的电击下,最猛烈的一次阴精喷射,好在紧身提臀的内裤和三层连裤丝袜发挥了作用,阴精透过一层层的阻力,最终还是没有射出来,完全粘在了内裤和丝袜上。白艳妮明显地感觉到,一股黏稠的液体,粘在自己的连裤袜袜裆部位,此时正顺着大腿慢慢地向下流动,好在连裤袜的吸水能力比较好,向下流动一段距离,阴精再一次被天鹅绒丝袜吸收。
-  不过白艳妮还没来得及庆幸,就预感到了很羞耻很可怕的事情!身体的疲惫,下身的麻痹,精神力的磨灭,女警官的膀胱已经失去了所有控制力,失去了所有阻挡力。一股温暖的液体从尿道喷出,白艳妮突然清醒,拚尽全力,咬紧牙给自己的下身来了个急刹车!温暖的尿液没喷出多少,内裤与连裤袜组成的屏障再一次发挥作用,完全吸收了尿液。吕新此时早已不是有节奏地按动控制器,而是直接打开,任由电子潮吹器持续不断地发出电流,刺激白艳妮小穴的每一寸空间。-
  注视着白艳妮脸上表情的复杂变化,吕新明白,白艳妮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而此时,离下车也不远了。-
  好不容易忍住了第一股尿液,白艳妮的情况并不乐观,如同山洪爆发,第一波被阻挡后,会爆发第二波更加汹涌的冲击。果然,把持不住的白艳妮,猛然感到,一股温暖的液体,再次从尿道喷出。咬牙坚持住,憋住不到10秒钟,又一股尿液喷出。就这样,白艳妮憋住,失禁,再憋住,再失禁,尿液断断续续地喷出,被裤袜不断的吸收,内裤已经完全被淫水和尿水泡透,连裤袜的浸湿面积如同水到渠成的稻田般慢慢地扩大。好在吕新的特意安排,黑色的连裤丝袜,在湿透后也极难发现异样,虽然尿水使潮湿面积扩大到了小腿,从外表上看,女警官的这双修长的美腿,没有任何的异样。
-  到了易初莲花超市站,吕新示意下车,此刻终于尿完的白艳妮拖着疲惫的双腿跟在他身边。为了白艳妮行走方便,电子潮吹器已经关上了。-
  来到易初莲花超市的四楼,这里主要卖的办公用品和家具装饰品,在这个上班时间只有寥寥几个顾客。吕新吩咐道:“看到右边过道的厕所了吗?女厕最里面的一格,老老实实地呆着,不要乱动,更不要脱下丝袜,如果厕所里没有人,打手机通知我。”-
  白艳妮点点头,自己的阴户都被吕新控制了,哪里还有什么敢不从的?检查了厕所里没有人,白艳妮拨通了手机,然后自己老老实实地进了最后一格,她发现在最后一格的马桶后面不显眼的地方,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似乎装满了东西,袋子上印着“淑女健身美体”吕新趁着没人注意,闪了进来,打开厕所们时,顺便把“打扫卫生”的告示牌挂在门口。和白艳妮闪进同一格卫生间单间后,吕新把那个隐藏的塑料袋拿起来打开,掏出了一条黑色的长筒丝袜,将白艳妮的头发扎成整齐的马尾后,套在了她的头上。当白艳妮的头部完全被黑色长筒丝袜包裹住后,吕新在她的脑后剪开一个小口,将她的马尾拽出来。紧接着,一个黑色的皮头套套在了白艳妮的头上,在头套的后面正好也是一个露出马尾的口子。拉上头套的拉链,扣上头套在颈部的暗扣,白艳妮的面孔完全被丝袜和头套隐藏,只露出了鼻孔和马尾。精疲力尽的白艳妮,哪有还有反抗挣扎的力气与勇气,如同玩偶般任由吕新包装着自己。被包住头后,吕新用手铐将白艳妮的双手拷在了身后,笑着说:“宝贝,现在开始你就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人偶,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发出声音,否则,我真的会考虑把你做成一个没有生命的人偶哦!”-
  听到这话,白艳妮浑身一颤,没有敢发出任何声音,只能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双手被拷在身后,眼前一片漆黑,只是听到吕新在打电话:“喂,老钱吗?我这里准备好了,过来收货吧!”
-  白艳妮恐惧地等待着噩梦的降临……-
  厕所门打开了,一个陌生男人走了进来:“吕少爷,让你就等了啊!”
-  “老钱啊,终于来了。东西准备好了吗?”-
  吕新问道。-
  “放心吧,警察宿舍,所有的钥匙,人员IC卡我都在你指定的店里做了复制品。就在一楼大厅的储物箱内。钥匙,识别卡,那个叫多啊,在那店里忙了一天才做完,每把钥匙上我都刻了房间号,保证没错误……”
-  听着来人和吕新小声交谈,白艳妮心里一惊:“难怪听声音有点熟悉,原来是警察宿舍的门房钱老头。这个老头在门房干了二十多年,人挺老实,怎么会和吕新这个流氓搀合在一起?复制了警察宿舍的钥匙,难道吕新要对住在宿舍区的哪个单身女警官下手……”-
  白艳妮正在不安地想着,突然一双手伸进了自己的警裙,抓住了自己的大腿,吓得她“啊”的一声惊呼,刚要喊“住手”转念想到,吕新给自己头上套上丝袜和皮套,就是防止钱老头认出自己,万一张嘴说话,被钱老头认出声音,在他面前曝光怎么办!钱老头的手在白艳妮的大腿上来回,白艳妮只能紧紧闭嘴,努力不发出一丝声音,此时她不禁想如果有丝袜堵住自己的嘴,反而要好过一些,“呜呜呜”的叫总比现在努力忍着要强吧!-
  “真是不错,裤档那里积累了不少淫水,摸起来滑溜溜的,闻起来香气扑鼻啊。这腿上的丝袜真是粘足了骚比的尿液,从潮湿面积一看就知道,是小便失禁顺着大腿一路流下来的。呵呵,要不是吕少爷,我哪有福份收集到这样的极品丝袜啊……”
-  钱老头嘟囔着,居然把头伸进了白艳妮的警裙,吓得白艳妮不禁惊呼,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
  “少爷,这个骚货真是女警吗?看身材可真不错。”
-  头还伸在白艳妮警裙下闻小穴香味的钱老头问道。
-  “你说呢?是也好,不是也好,现在她的内裤和丝袜都归你了,还不一条条拿下来,都做快点,这里被发现就麻烦了。”
-  看到钱老头又色又贪的嘴脸,吕新也有点倒胃口,不禁催促道。
-  “这剥女人腿上的丝袜,可不能猴急,要温柔点,要慢慢来,少爷你玩女人不少,可要是收集女人内衣方面,老头子我可是您师父啊……”-
  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钱老头把头伸出来,解开了白艳妮的警裙,用手抓住白艳妮的脚踝提起,脱下她的高跟鞋。-
  裙子被脱,又被脱掉了高跟鞋,白艳妮虽然看不见东西,但一想到被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头脱下裙子和鞋,也不禁开始反胃,现在双手被捆,没有还手之力,无助的女警官只能努力深呼吸,木然地站在原地,祈祷这个色老头赶快完事。
-  钱老头脱下了白艳妮的高跟鞋后,双手平放在白艳妮的双脚脚面上,慢慢向上抚摸着她的小腿到大腿,然后双手游走到白艳妮的臀部,到了腰间,抓住最外面一层的黑色连裤袜的袜口,缓缓地向下扯动,终于,一个缓慢地过程结束,第一双连裤袜被褪了下来。钱老头双手捧起黑色连裤袜,鼻子贴在袜裆部位,狠狠地吸了好几口气,才满足地放下,开始褪后面的两双。钱老头的动作慢得出奇,看到吕新都开始打呵欠了。-
  终于褪下了三双连裤袜,钱老头又扒下了白艳妮的内裤,看到内裤里的卫生巾上粘着几点红色,老头兴奋地说:“靠,多少年了,偷了女警那么多的内裤,今天才算收集到一条像样的,不但带着卫生巾,上面还有女人的月经红,这是赚到了!还别说,这个骚货肯定性欲旺盛,你看,阴毛都那么长,那么茂密,被尿和淫水捂的时间长了,全都贴在皮上……哎,这骚穴里还插着东西呢,这是什么东西啊?能一块送我吗?”
-  吕新早就不耐烦了,急忙说道:“这个是进口货,不能送,送了你也没地方使……时间差不多了,收好东西,赶快离开吧!你的钥匙放哪里了?”-
  “这是我放东西的储物柜打印出来的密码条,货柜号和密码都在上面。”
-  钱老头掏出一张纸条,然后开始把白艳妮的内裤和丝袜往自己的口袋里塞。
-  看到钱老头离开了,吕新取下了白艳妮的头套和套头丝袜,被捂了那么长时间,白艳妮不但是满头大汗,因为被一个恶心老头在下身摸了那么多遍,眼泪都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吕新如同照顾小孩一般,为白艳妮穿好了警裙,套上了高跟鞋,小声说:“收拾好一切,拿着这纸条,把那一包东西取出来,送到我的车上。”
-  十五分钟后,一个裙底没有穿内裤的女警官,一脸疲惫地走到超市一楼,从储物柜掏出一大包东西,匆忙离开了超市,来到大街上,寻找那一辆她熟悉的警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