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那个老男人就这样操了额的妻子
那个老男人就这样操了额的妻子

那个老男人就这样操了额的妻子

我的妻子叫杨平,今年35岁。-

-  应该说,她本来是个贤惠的妻子,但是自从那次之后,她整个的人就都变了。
-
-  那是在我们刚结婚一年多的时候,那时妻子还是一个企业的保管员,由于家里很困难,她就利用职务之便,一点一点的往家里偷单位的铜卖钱,来填补家用。-
-
  后来,她的这种行为被她的主管领导牛厂长发现了,这个年近50的老男人,终于等来了玩弄我妻子这个鲜嫩少妇的良机了。-
-
  一天,牛厂长把我妻子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在关上门之后,他一脸严肃地对杨平说:-

--
  “你知道我今天找你什么事吗?」-
-
  “不知道…厂长…”
--

-  “是吗,你偷单位东西的事,我们已经发现了,现在厂里准备向公安机关报案,我想那样可能会判你的刑吧……”
--

-  “啊…”听到这个消息,妻子当时就傻了,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般流了下来,她一下子瘫坐在了牛厂长办公室里的床上,哭着对牛厂长说:「厂长…求求你…救救我好吗……”-
-
-
  “咳,我也很能办呀,你的问题这么大,我帮了你,会承担很大风险的……”-

-
-  “厂长…你就救救我吧…我会永远忘不了你 …我会报答你的…”
--

-  “是吗,你要怎么样报答我呢……”牛厂长终于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来到床前,做在了妻子的身边,一只手把我妻子轻轻地搂在了怀里,另一只温柔地擦去了妻子脸上的泪痕。-

-  “我…只要我有的…我都可以给你…”-

-
-  “那么好啊,我只要你陪我睡一觉…”
-
--
  “什么?」
--
  妻子听了这句话,马上挣扎着要起来。-
-
  看到妻子这样,牛厂长竟然放开了她,淡淡地说:-
-

-  “那你就准备做牢吧…”“呜………”妻子无助地又哭了起来。-

-  “我的小女孩…你不要害怕啊…我不会伤害你的,反正你也是结过婚的女人了,你陪我一次…我们都不说…没人会知道的…我会很温柔地对你的…”牛厂长一边亲吻着我妻子脸上的泪花,一边在妻子的耳边安慰着她,两只大手揉搓着我妻子的胸部。
--
  这个牛厂长虽然年近50岁了,但他有着高大的身材,俊郎的外貌,在厂里,很多女职工都把他当做了心中的偶像。
--
  面对着这个标准的男人,这个自己并不讨厌的男人,这个可以决定自己命运的男人,我的妻子慢慢的放弃了抵抗,任由他的猥亵了……就在她的半推半就之间,牛厂长已经脱光了妻子的衣服,也脱光了自己。-
-
  当牛厂长那粗大、黝黑的鸡巴出现妻子面前的时候,妻子在内心深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她已经阻止不了他了…那个老男人就这样操了我的妻子{2}一场老男人与年轻少妇的性爱就这样开始了……牛厂长轻轻的把我妻子放倒在了他的床上,然后一下子趴在了她那娇嫩的肉体上,熟练地爱抚了起来。
-  他低下头,与杨平面对面,却没有任何动作,杨平红着脸,张开小嘴,并伸出她娇嫩的小舌头,迎向他的嘴里,然后两人毫无避讳地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  他加快了手段,一只手伸到她的阴部,灵巧地玩弄着杨平勃起的小阴蒂。
-  一会儿,杨平的腿根部,就润滑一片了。-
-
  另一只手,再一次地从杨平的一个乳峰爬到另一个乳峰,连拉带捏,或是沿着她的乳晕轻轻地画着圈,使她的身心无比甜美地做好了准备。
--
  渐渐地,他的嘴向下滑着到了杨平的双腿间,伸出了他那长长的舌头,舔向了我妻子的阴部。-

-  “啊…啊……”强烈的生理快感刺激着我的妻子,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啊…啊……不要啊……那里脏的………啊…”她赤裸的身躯不禁扭动了起来,喉间也禁不住泄出荡人的呻吟。
--
  她那小小的溪谷,如今已是春水氾滥;密合的两片闸门,此刻也嗡然开合;从所未有的强烈欲望,由她内心深处,缓缓向外蔓延,其势实锐不可当。-
-
  这牛厂长果然是花丛老手,他深知慢工出细活的道理,因此一时之间并不急于攻坚,只是慢条斯理的在杨平嫩滑白皙的躯体上,以指尖轻柔的抚弄着。-
  杨平紧闭双眼,眉头轻蹙的娇媚模样,使得原本俏丽的面庞,更添增无限的风情。-
-
  此刻的杨平欲情已炽,她已经忘记了她是别人妻子,忘记了身上的男人是个50岁的老男人,忘记了这是在单位的办公室里,她只觉周身骚痒,体内空虚,迫切需要男性凶猛的入侵,但期待已久的粗暴侵袭,却始终不来。
-
-  迫不及待之下,她不由得主动伸手,探寻那她脑海中的大鸡巴 。-
-
  一阵摸索,终于如愿以偿,握住了那火热粗大的鸡巴。-
-
  这时她心中也不由暗想:
--

-  “啊……竟然如此粗大!自己丈夫的与他一比,简直就是小孩。-
-
  也不知自己能不能承受?」
-
-  见到杨平已经这样,他不再等待,抬起她嫩白的大腿,下身一挺,粗壮的阳具
--
-
  “噗吱”一声,已尽根而入,直接顶到了杨平娇嫩的子宫。-

-  杨平轻呼唉哟,既而玉臂轻舒,紧紧搂住了牛厂长,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此刻她有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过去似乎所有的快乐,都比不上牛厂长那雄壮威武的一插。
-
-  这时老牛使出了真功夫,他臀部不停快速耸动抽插,两手也揉捏杨平白嫩丰满的乳房,指尖则轻搔樱桃般的乳头,嘴唇也凑上她洁白的颈项,轻舔那玲珑小巧的耳孔。-
-
  杨平快活的简直要疯了;要知她结婚不久的女人人,丈夫也不是风流人物,就 是做爱,也是十分简单,因此她根本未尝真正享受过如此的销魂滋味,此刻老牛高超的做爱技巧,简直就令她疯狂了。
-
-  杨平快活得无以复加了,一波波的娱悦浪潮,将她逐渐地推上快感的颠峰;此时身上的男人的面貌也恍惚了起来,一会是自己的丈夫,一会是牛厂长,一会是个陌生的男人,甚至出现了公爹的样子,杨平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在和这些人欢好,奇怪的是自己竟然不觉羞耻,反倒有一种被凌虐的怪异满足感。
--
  她内心潜藏压抑的各式各样淫秽念头,仿佛出闸猛虎一般,狂奔而出。
-  她心中不由暗想:-
-

-  “自己原来竟然是如此淫荡的女人!」
-
-  “我的小媳妇……你快乐吗……我的鸡巴…好吗…”老牛一边用力的操着杨平,一边用极其下流的语言刺激着她。-
-
  “啊……啊……我好快乐…………啊……”杨平仿佛进入愉悦的天堂,时间完全的静止,只剩下无穷的快乐。
--
  此时似乎公爹,正吸吮她嫩白纤细的脚趾;满脸胡须的大伯也舔吮她饱满的乳房,而那个陌生的男人,更耸动他的屁股,抽插她娇嫩的小穴……牛厂长眼中的杨平,呈现出与平日贞节端庄形象,完全不同的风貌。
--
  她那雪白丰满成熟的诱人胴体,不断的扭曲摇摆,她的大腿也向两旁大肆扩张,影响所及致使那鲜嫩湿滑的密穴,也完全清楚的显现出来。-

-  她面目的表情更是变化多端,忽而咬牙切齿,忽而含情脉脉;忽而欲情难禁,忽而含羞带怯。
-
-  她一会像贞节贵妇,一会像淫娃荡妇;一会如深闺处女,一会又如青楼艳妓。
-
-  老牛驰骋在她身上,就如同与各个不同类型的女子,分别交欢取乐一般,情趣变幻多端,简直使他乐不可支。-

-  牛厂长见这个与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小女人,在自己的鸡巴下高潮不断,呻吟连连,雪白的身躯上香汗、淫水、精液混成一片,终于忍不住猛烈抽插一阵,将他那哝哝精液射入到了杨平的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