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换伴记事》
《换伴记事》
我要再提起的,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  那次,我偶然见到看到香港的鹹湿杂誌上有则“夫妇交换”的小广告,就好奇的打电话过去跟他们聊聊。原来是一对中年夫妇想和别人玩交换伴侣的游戏,并声明纯粹娱乐,费用一概由他们负责,但对方也必须是夫妇,并且要有政府医院验身的健康证明。
-  我身体没事,但那时还没结婚,并不符合条件,不过对方还是要了我的电话号码。-
  不久后,他们突然打来电话,说是恰巧也有位单身女士和他们联络,问我可不可以和她凑成一对临时夫妇和他们玩,我当时好兴奋,想都没多想就答应了。-
  约见在酒店时,我们在餐厅相聚,乍一见面都觉得四人都青春活力,互相查看“医生纸”之后,才知道主持这次游戏的陈先生和他太太都是四十来岁人了,而我和我的临时太太,那个我不认识的林小姐都是二十来岁。
-  我留意了坐在对面的两个女人,祇见陈太太珠圆玉润,肌肤雪白细腻,她的嘴唇稍厚,一对笑涡却很甜,给人一种大姐姐般的亲热感!但因林小姐年轻貌美,身材标青,我和陈先生都对她特别瞩目。-
  喝完一杯薄酒,我们一起上楼,到了陈夫妇一早定下的一间大房。
-  陈先生又重申了一次游戏规则,说男士可以直接在女方体内射精,而且事后不用负任何责任和义务。但游戏过程中必须尊重女姓的意愿,祇准讨好,不得用强。-
  开始时,我和我的伴侣祇是静静站在一起,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陈先生笑了笑,便拉着他太太的手到浴室去了。-
  过一会儿后,俩人换了一套情侣装的日式浴袍出来,并建议我和林小姐也一起洗个鸳鸯浴,还说笑着嘱咐我们可不要让他们久等。
-  我不好意思的望着林小姐,她也有点儿尴尬,羞涩的点了点头,并用眼神向我脉脉示意。她走进浴室,我看了陈夫妇一眼,也跟着后面进去了。
-  在浴室里,林小姐主动替我脱下上衣挂到墙上,因为她的这一主动,令我壮胆了,我不但贸贸然在她目前脱下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也动手替她宽衣解带。-
  林小姐也没有拒绝的意思,还合作的抬起手,让我脱下她的外套。-
  随着内衣向上卷起,两个饱满的乳房忽地跳出在我眼前,这时我才发现她是没有戴奶罩的。
-  再仔细一看,原来她的奶头较小,乳房的微微向上翘起,形状很美!难怪她不用乳罩也一样看到两团软肉在酥胸上傲然尖挺。-
  我观颜察色,见林小姐好像不太紧张自己的肉身在我面前半裸,双眼祇望着我兴奋的下体,于是我大胆牵着她的小手,使她的手心踫触我那勃硬了的阳具。
-  她柔顺解意,轻轻的把我握住了,我觉得她温软的手儿和我眼前那对白嫩的奶子都在微微颤抖着。-
  我抵受不了她胸前和手下的诱惑,也伸手去摸她。她的乳房柔软但弹性十足,虽不是很巨大的那种,但已经足以配衬她比较娇小玲珑的身材。
-  我双手抓住她的奶子,爱不释手的揉捏,但也不敢忘记陈夫妇还在外面等着,于是继续脱她的裤子,把她的内裤连外裤一起褪下去。
-  她放开握住我阴茎的手,娇羞的把身体扭过去,在她转身的一瞬间,我发现她阴户是光脱脱的一片洁白。
-  我戏把温水洒向她浑圆的屁股,她才转身夺过我身上的花洒,替我沖洗起来。-
  我想摸她的阴户,但她扭动着纤腰避开了,并提醒我快点沖洗,莫让外面的久等。
-  沖洗好了,我们换上陈先生为我们準备好的情侣装日式浴袍,双双走出浴室。这时我注意到我们的浴袍是白色,陈先生和他太太是黑色的,两对情侣成鲜明的对比。-
  不过,那时我和林小姐都不急于和陈夫妇交换,我们自己在一张大床上準备开始,他们则在另一阵床上一边互相爱抚,一边观看我和林小姐演出活春宫。-
  我先对林小姐的肉身爱抚,这次她不再躲避我摸索她那光洁无毛的阴户,她的情感非常投入,我摸到她的阴唇时,发觉刚才擦乾水的阴户又湿淋淋了。
-  她浑身抖颤着,没说什么就把我的阳具含入口中吞咽起来。她的唇舌功夫好利害,我非常享受她的唇及舌的律动,那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
  不算好长的时间,我已经失控,一股精液全射入她的小嘴里,她初时吓了一大跳,但浑身一震之后,并没有逃避,仍然紧紧地含住我的龟头,直到我射精完了,才“啪”的打响了我一下屁股,然后沖入厕所,惹得陈夫妇在旁看了直笑。
-  她回来后,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又继续替我口交,我也投桃报李,和她大玩“69”花式。她刚才进浴室好像又顺便沖洗一次阴道,她的阴户不但没有异味,还透出一股浴液的幽香。-
  这时我清楚的看到她的阴户。她的耻部和大阴唇一根毛也没有,小阴唇色泽鲜美,看来并非经常让男人使用过,但也肯定不是处女,嫣红的美妙肉洞可以让我的手指轻易地插进去,里面汁水非常丰富。
-  我轻轻用舌头舔舐她那勃起的阴蒂,她就随之肉紧地收缩阴道,把我插在她阴道里的手指紧紧吸吮。-
  在另一头,她的小嘴也肉紧地吮吸着我的阴茎,我那刚射精的阳具很快就在她的小嘴里变硬发涨。不过这次我不想再次于她口里射精了,我要来真的。-
  我把她压在床上,温柔地把粗硬的大阳具插进她那紧窄的小肉洞,我的抽送使得她很受落。她的表情告诉我,在我刚进入的那时,她就已经来了一次高潮。-
  我因为刚才已经出过一次,所以分外持久。她好像有点儿吃不消,还叫我停下来让她回一回气,然后她让我平躺下来,再大方地跨坐在我上面主动的继续玩。-
  她自己控制着夹力和快慢,持续把我套弄了好一会儿。
-  我一直在注意着她的表情,这时她没像刚才那种欲仙欲死,而是在努力的套弄我的阴茎,好像一心要使她肉体下的男人从她紧缩的阴肉得到销魂蚀骨的享受。-
  虽然我和林小姐已经彻底拥有对方的肉体,但我俩身上一直穿着浴袍,直到我再次从床上爬起来,準备把林小姐压在下面抽送时,陈夫妇趁机替我们把早已敞开了的浴袍脱去,让我们一丝不挂的表演。-
  我们的热烈交媾令陈夫妇在旁临渊羡鱼,我也是第一次尝试在别人的注视下和女人作爱,心里有特别刺激的兴奋感觉。
-  我终于在林小姐的体内射精了,因为早有準备,我们是肉帛相见、毫无隔膜。当我离开她的肉体时,望着她那肉光白净的私处饱含着我的精液,内心有说不出的满足。
-  陈先生终于忍不住也行动了,他坐到林小姐身边,温柔的抚摸着林小姐的乳房向她求欢。林小姐妩媚地一笑,叫陈先生等她先去洗一洗,再让他上。
-  但陈先生已经等不了,他说他不介意,也劝林小姐不必那么麻烦。-
  林小姐见他这样心急,祇好再躺下去,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陈先生还没等林小姐的双腿分开,就已经脱下浴袍迫不及待的扑到她身上,林小姐慌忙举高大腿,让他把勃硬的阳具插入那个刚被我弄完,还在溢出淫液浪汁的肉洞里。
-  陈先生兴奋的抽送着,林小姐也热情地将他环抱,两条肉虫开始在床上扭来扭去,玩个不乐亦乎。-
  与此同时,陈太太也过来和我亲近,我伸手到她黑色的浴袍里抚摸她两个涨鼓鼓的乳房,她则热情向我投怀送抱,用她一对厚厚的嘴唇含住我已经软小了的阳具。
-  这时,陈太太的口技的确有她的独到之处,完全不会像林小姐偶然令牙齿触及我的阴茎,完全处在一个会动的纯肉环境…我突然领悟到她嘴唇稍厚的好处了。
-  她的浴袍已被我弄得鬆散,两只大乳房从浴衣胸襟跌出来,雪白细腻的肌肤在黑色浴袍的衬托下更加赏心悦目,我有点儿失控,把她的大白乳房抓出了红手印。
-  虽然刚才已经在林小姐身上二度春风,但我还是让陈太太热情搞硬了。陈太太用手拨了拨我那肉柱子,见它弹性十足的反击她的手背,不禁抬起头来睨着我媚笑。
-  我也是知情识趣的男人,当然不会再等她如林小姐刚才那样轻盈的爬上来套弄,况且在性交方面,我也一向比较喜欢佔主动。于是我就下床站在地上,握住陈太太脚踝,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那毛茸茸的阴道中缓缓抽送。
-  这时陈先生和林小姐也已经改变了姿势,喜欢主动的林小姐让陈先生坐在床的另一边,然后坐在他怀里腾跃,我清楚见到陈先生的一截肉棒被她的阴道口吞吐,还不时见到她的内阴的嫩肉被拖出而外露,她和他的性器结合之处不时发出“啧啧”的声响。
-  再看陈太太,她舒服得闭上眼睛在享受,看来很满意我这样玩她也。-
  我和林小姐正面对着面,她虽然在和陈先生交媾,却不时在和陈先生身后的我眉目传情。后来,她好像已经进入了高潮,她双目潮湿,脸红耳赤地紧紧地抱着陈先生。这时,我相信她已经爽到顾不得我了。
-  陈先生不愧是情场老将。他让林小姐主动地玩了这么久,仍然是金枪不倒,这时,他开始反被动为主动,他也像我现在这样,抽起林小姐的脚踝,架在床沿频频抽送。
-  这时,我虽然在干着陈太太,却清楚地正面看到林小姐在被陈先生姦淫,这女子虽然本来就是他安排给我的临时伴侣,但见到我刚才射入她阴道里的精液正在被挤出来,我不知怎的也产生一种异样的情感,于是我将这种感觉发洩到陈太太身上了。
-  我狠狠的狂抽猛插,陈太太很快被我推上高潮,她先是肉紧地抽搐着,阴道里大量分泌使得我和她交媾的地方接连发出好笑的声响。-
  接着,她慢慢平静下来,睁开眼睛向我抛过来感激的媚眼。
-  这时我突然发现陈太太其实也很可爱。她的嘴唇虽然是稍厚了一点,但她嘴很小,现在她媚笑的样子甚至非常动人,况且刚才她替我口交时已经让我领略过好处。
-  再看她一身白里透红的细皮嫩肉,实在不是随便一个女子都具有的。
-  我把抽送的动作暂停下来,开始仔细地玩赏这个中年女人的肉体。先是把握住她脚踝的双手移到她一对小巧玲珑的嫩脚儿上。看来这女人一定养尊处优,她的脚丫子全是软绵绵的细皮嫩肉。我刚才也摸过林小姐的肉脚,她的脚儿就没有这么幼嫩了。-
  这时,我情不自禁亲吻陈太太的光脚丫,她肉痒的想缩避,又捨不得我的盛情,终于还是乖乖的让我吮遍她每一只脚趾,当我舔她的脚心时,她的阴道不禁随着收紧我插在她肉体里的阴茎。-
  接着,我顺着她的小腿、大腿,一只摸到她丰满的双乳,陈太太突然提出要和我玩“乳交”,我当然乐于一试,就趴到陈太太身上,让她用双手捧着乳房来夹住我阴茎。
-  我在她的乳沟里抽插,每当我的阴茎从她乳房的另一边露出来时,她就会用性感的嘴唇来吸吮一下我的龟头。
-  最后,我终于在这种新鲜刺激的玩法中射精了。-
  当我第一滴精液溅射在陈太太的脸上,她立即伸个头来把我的龟头含入嘴里吮吸。并把我射在她嘴里的精液吞食下去。
-  当天晚上,陈夫妇留在酒店过夜,而由我送林小姐去搭计程车。  
-  临走的时候,我再到浴室沖洗一次,林小姐已经穿上衣服,还跑到浴室门口等我,她望着我那已经软垂的东西问道:“你平时小下来时也这样大的?”
-  我回答说:“是的,所以我不敢穿太紧的牛仔裤。”
-  她笑着说道:“别不好意思嘛!我想,被我们女性见到了,祇会为你着迷的!”
-  我也说道:“林小姐才迷人,能够和这样亲热,我真是太幸运幸了!”
-  林小姐又笑道:“彼此逢场作兴而已,我也很开心哩!”-
  分手的时候,林小姐向我要了电话号码。-
  过了几天,我接到林小姐的电话,才知道她更祥细的一些事。
-  原来她其实不姓林,也已经结婚了,她的丈夫才姓林,丈夫比她年长十岁,不过两人相爱甚深,祇是他某次玩高尔夫球出意外后,勃起有点问题,又觉得他不该因此牺牲了爱妻该有的快乐,所以看到小广告后,就鼓励她报名,看能不能找到好的玩伴。
-  她起初是坚决拒绝,后来被丈夫再三劝说,才决定去试试。
-  那次她是怀着好奇心来看看,情况不妙就準备随时溜走,但第一眼见到我时,就放心得多了,后来在床上跟我玩得很高兴,回去就把经过告诉她先生。
-  没想到她丈夫听了竟兴奋起来,接着便很正常的和她干了一场,她说从未见过他状态如此生猛。于是想约我和她们夫妇来一次三人行,我当然答应了。
-  我们仍然约在酒店的餐厅见面。我干了人家太太,然后还要去见她丈夫,实在是有点儿犹豫而怯步。又一想,既然她敢主动邀请,应该没问题才对,所以还是去赴约了。
-  我们果然谈得很愉快,我和林太太开始时都有些紧张,经林先生扯开话题,气氛才慢慢放鬆下来。-
  林先生和我一样有摄影的兴趣,一拉开话题,更是把我当成知心朋友一样,俩人谈笑风生,竟把林太太冷落了,也几乎忘了这次约会的主题。-
  后来,林太太抗议了,说我们净谈些不关她的事,然而林先生却提出要请我替他和太太拍摄床上照片,我笑了笑没说话,于是我们又话题转回来。
-  林先生準备去租房,我虽然很过意不去,也不敢和他争,因为租房间的目的到底还是为了要干他老婆嘛!怎么可以表现得太主动?
-  进房之后,大家相处得很溶洽,也许是事先都已经说清楚了,彼此间有了默契,一开始就已经没有怎么生疏的感觉。-
  三人各自脱光了衣服上床。林太太表现得十分大方得体,她没有特别讨好惑冷落任何一个男人,一手一条阳具,轮流放到小嘴里吮吸,把两条肉肠都弄得坚硬起来。-
  我虽然兴奋得几乎要爆炸,但还是礼貌地叫她和丈夫先上。
-  林先生今晚的状态很不错,他居然亲自让太太进入高潮,我一方面替林夫妇高兴,也暗地里有点儿失落感。-
  善解人意的林先生立即吩咐他太太替我口交。-
  她的小嘴依然令人受不了,我警告她我随时会忍不住,但她含着肉茎摇了摇头表示不要紧,依然贪婪地吃着我的龟头。
-  我捨不得太快射了,于是便和林先生轮流上她.那会儿真是一段疯狂难忘的记忆,一会儿我压着她抽插,他先生在一旁看戏,一会儿她又让我平躺,跪在我分开的大腿间尽情吞吐我的阳具,而她先生就在她后面,抽插着她高高翘起的屁股。-
  玩了一会儿,她又热情地轮流骑我们,阴道里套弄着一根肉棒,手里还紧握着另一根,那一次,我和她先生都在她嘴里、阴道里射了几回,林先生还在她屁眼射了一次。
-  我们配合得很好,令她高潮不断,我那时才真正体会到女人如狼似虎时的媚力。正是她那种被男人溅注了一脸一嘴的精液,和阴道口淫液浪汁横溢的媚态,直接刺激着我和林先生的兽性,我们似乎不她当女人看待,她也忘我的接受一次又一次的死去活来。-
  当我们走出酒店时,她玉腿蹒跚,几乎连步子也走不好了,她告诉我,那是她这辈子最疯狂、最快乐、最尽兴的一天,爽得腿酸脚软了。
-  之后,她还打电话告诉我,那天实在太刺激了,回家后他们又忍不住亲热了一回,不过他老公还是觉得有我在场一起玩的时候,感觉才是最好。-
  接着的日子里,我们又相约去了几次酒店,每一次大家都玩得很开心,林先生还当面告诉我,自从这样玩过之后,他的病态也不治而愈了。但他仍然热衷于这种令人血脉沸腾、刺激兴奋的游戏,因为好处实在太多了!-
  在一次欢好过后,林先生再次要求我替他们拍摄一些夫妇性生活的照片,这件事我本来是坚决不肯的,因为我估计自己也有可能会应要求而被拍进去,这样的事本来就不过是玩玩而已,我不想因有照片在别人手头而引致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  然而,这次林先生不但很认真,也很诚恳,他告诉我一个不好的消息,就是他和太太即将移民而离开香港,照相既为了日后回忆,也为了怕他自己“旧病复发”。-
  既然林先生如此坦言,我也不好意思再推三托了四了。-
  当我带备昂贵的摄影器材赴约时,果然不出我所料,陈先生最终目的,还是想拍摄下我和他太太做爱时的春宫图。
-  这一次,除了由我亲自为林太太拍摄一辑性感裸照,其余的菲林多数都是由陈先生持照相机来拍摄我和他太太用不同姿势交媾的肉感镜头。-
  我把那些照片沖晒出来之后,不禁叹为观止!除了林太太一张张引我血脉沸腾的不同姿势,玲珑浮凸的写真裸照之外,更令我乍舌的还是她与我性交时的淫照。
-  这些淫照多是呈半插入状态,除了把我和林太太的表情準确捕捉,器官的结合也拍摄得彻底清楚。由于林太太没有阴毛,她的阴唇被我的阳具迫开时更加生动。高解像度的镜头甚至把她皮肉的纹理色泽清晰记录在像片里。-
  我和林太太性交的姿势更是五花八门,其中由她作主动的居多,当她蹲在我身上套弄时,有的是我们双手对握,有的是我托住她乳房作势,还有的是我捧着她屁股助力,更有的是除了我的阴茎插在她肉洞,还加上我一支手指…-
  当然,也有我把她压在下面抽弄,有她抬起一条大腿让我站着干,还有她俯在床上抬起屁股让我从后面插入,更有的是插入后,她双手勾住我脖子像树熊似的挂在腰际。-
  有些三人合照的,是用自拍功能拍下,虽然没有準确拍摄到器官交合细节,却更加使我兴奋。其中有林太太双手握着两棍啜玩,也不乏林太太被双棍前后、上下夹攻,还有林先生抱着自己的老婆让我把阴茎塞入她阴道或小嘴…
-  另一组照片,林先生称作“战后”篇,其实是他太太被我们射精之后所拍摄的,其中有林太太满口满脸都是精液,也有她阴道口、嘴角或屁眼淌出精液的大特写。
-  至于那些精液是谁的,就连我也说不清楚,因为那次我和林先生都有在她太太的有关位置一次以上出过精。-
  林先生把这批照片捧为至宝,我则不但一张也没留下来,连底片也交给他,一来为表现自己的风度,二来也怕日后被自己的妻子或恋人找出来!-
  如今,林夫妇已经远在地球的另一边,我也已经记不清再和几位女人有过肉缘,更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太太,但我仍忘不了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毕竟那实在是一段真执、尽兴和非金钱交易的友谊。  -
  
-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