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背着老公去偷人
背着老公去偷人
冬日的一个中午,刚刚从机场回来的玉清打车来到了位于市郊的这家温泉会所,准备背着自己的老公和初恋的情人幽会。-

-美丽的人妻一摇三摆的走进了贵宾区,自有点头哈腰的旗袍小姐过来温柔伺候,存物更衣一番折腾之后,在迎宾小姐的引导下,她来到了一处庭院里。-
院中四角植着红梅,中央用麻石修了一个温泉池子。她踏着尚未消融的残雪缓缓走进白雾缭绕的热水之中,一种奇异的感觉从足底一直涌上到头顶。-

-远处传来了悠扬的三弦声,玉清微微合上双目,全部的心灵仿佛都放飞了开来,飞出这小小的庭院,一直到那遥远的故乡。
--
那是一个偏远的山村,家里有她和弟弟两个孩子。为了供养弟弟读书,她从高二的时候就辍学回家帮着父母做卤鹅的生意。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斩鹅,在滚烫的开水中烫掉大羽,然后用手摇橹打出井水浸泡鹅肉……-
-
她举起双手,对着并不怎么明亮的阳光,细细的看着自己的手。那曾经是一双有着无数伤痕和老茧的手,残破的自己都不忍去看。但是现在,却细皮嫩肉,白白净净,不要说老茧,就连稍微粗糙一点儿的地方都找不到。
-
-玉清认真的看着自己的手,满意的笑了。若说她对自己什么地方最满意,那就是这双手了。这是一双少奶奶的手,一双注定要享福的手。
-
-正在她为自己的手痴迷的时候,一个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来。她没有回头,而是趴在了石头堆垒起来的岸边。那个脚步声走到了她的身后便停住了,一只手轻轻的拂过她的肩头。-
-
「真美。」是个男人的声音,她很熟悉的声音。-
-
热水浇在她的肩头,顺着光洁的肌肤向下滑去,分毫也挂不住。-

-他跳进水里,扳过她的身子,在水雾迷蒙之中,水花四溅。波纹荡开一圈又一圈,直到撞在坚硬的石壁上,被撞得粉碎。
-
-玉清迎上他的吻,乳头被他的手指夹着,微微的有些痛,但是却很舒服。他的另一只手摸索到了她的花瓣上,她自己在水中抬起了一只腿,让他的手掌好完全的覆盖住自己柔嫩的花瓣。
-
-手指在阴唇上磨蹭着,指节触碰着那小阴唇上相系着的肉芽,玉清难耐的发出一声娇吟,臻首靠在他的肩上,难耐的摇晃着腰肢,想要寻找那个可以满足她的宝贝。
-
-可是他还在用手调戏她,他不紧不慢的抠着她的泉眼,那里面的水真多啊,一派温热的湿滑,还又富有吸力,他的指头被她下面的那张竖着的嘴巴喊着,吸着,几乎都无法自拔了。
-
-「哥儿,给我。」她双眼迷蒙的望着他,显然已经是神魂颠倒。男人也不忍再戏弄她,一手挑起她的大腿,下身一挺,便结结实实的全根而入。-
-
「好舒服。」玉清满足的趴在他身上,鼻息中传来延绵不绝的娇喘。他的那根东西,几乎要把她给穿刺了,每一下都能顶的那么深,刺的那么准,花心几乎要被捣碎,就连子宫也要被穿透。
-
-水面上的波纹越荡越激烈,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女人满足的娇吟,交织在一起,随着雪花,一同飘落在地面上。
--
会所为每一对前来沐浴的情侣都准备了单独的包间,在他们用热水好好的活血通脉之后,可以到那关上门就连米国人最先进的卫星也不会发现任何隐私的小包间里去吃吃火锅,唱唱歌。-

-此刻,一个香气四溢的奶香小火锅正在咕噜咕噜的冒着泡儿,玉清娴熟的把一样样食材下到锅子里,半系的浴袍里春光乍泄,她却毫不在意。
-
-对坐的是一个年轻男人,罗侠,玉清曾经的男友。那时候她在街上卖卤鹅,他在扫大街。光荣的城市美容师,但是却没有编制,没有编制,就没有媳妇。尽管按照村子里的风俗,他们早就是定下了娃娃亲,可是老莫家派来问询的媒人刚一上门,她爹娘就毫不犹豫的毁了那门亲事,并且还很理直气壮的告诉他家人:时代不同了,婚姻要自由。
--
是的,婚姻要自由,只要接受了莫家的聘礼,弟弟就有钱读大学,还能去谈女朋友,买爱疯4s。何乐而不为呢、如果给弟弟找了一个穷扫大街的做姐夫,撑死了只能买一个山寨机。
--
在莫家迎亲的车队开进那个偏僻的连谷歌卫星地图都懒得标注的小山村的前-
一个礼拜,玉清带了弟弟去了魔都,看着他开心的在那个被咬了一口的水果专卖店和土著一样豪气的告诉服务员:「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全都要高配的——还有配件,全都要!」她忽然觉得一切都很平淡了。原来她以为自己或者会很开心的陪着弟弟在人民广场在淮海路在新天地疯狂刷卡,或者会在鲁迅公园的长椅上痛哭。但是等到那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她仿佛终于知道了,末日不过只是一个周五而已。
--
地球还在均匀的咬着北极点自转,时钟还在以每小时三千六百秒的高速运转。-
一切都像是睡觉一样,一闭眼再一睁眼,一切都过去了。玉清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遗憾,也没有什么荣幸,莫家和娘家,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多了一个应当被称之为老公的人。
-
-「他对你好吗?」他问道。
-
-「你问过很多次了。」玉清嫣然一笑。-

-「我怕他会变。」
--
「一如既往。」玉清盛了满满一碗递给他:「尝尝吧,味道应该不错。」-
「你的手艺,我一贯知道的。」-

-「我公公婆婆他们出国旅游去了。」玉清也给自己盛了一碗:「很久很久以后才能回来?」
-
-「哦?到底有多久?」-
-
「我哪儿知道啊。」玉清嗔了他一眼:「公公说不定想再和外面的那几位阿姨再接再厉,造些人类才回来呢。」忽然,她想到了一件事情玉清笑颜如花:「对了,我那个傻弟弟还好吧?」
-
-「好得很,天天给我媳妇发短信,每一条微博都转发。」
--
「这不是很公平么,老天爷看着呢。」玉清一边吃着一边道:「还不吃?可要冷了。」
-
-「是很公平。如果确实有公平的话。」
--
玉清放下手中的碗:「那这样公平吗……」她轻轻的拉开自己本来就没有系牢的浴袍,那一对洁白晶莹的小白兔从里面探头探脑的伸出来。他笑了,放下碗过去扑倒了她:「你在他面前也这样吗?」
-
-「不,我只是你的荡妇。」她咬着他的耳朵:「快来,用力的鞭笞这个荡妇。」
-「那我就要用最羞人的姿势了。」男人将她剥光了翻转过来:「跪在上面。」
-玉清娇吟一声,还是满脸通红的跪在了那柔软的榻上,双腿微微的分开,两爿圆滚滚的臀肉下夹着一条深邃幽长的峡谷。从后面看过去,恰好能看到那美鲍的外缘。
--
「湿了吗?我的小荡妇?」他在她耳边轻轻的道,用手握住她那圆滚滚的乳房:「又大了,是不是?告诉我,她是怎么长大的?」-
-
「被你,被你这个坏蛋摸大的,是你揉大的。」她回头过来疯狂的和他吻着:「疼我,快点疼我。」
--
他的手在乳肉上来回抄着、揉着、挤着,直把那殷红的乳头弄得翘直无比,似乎都要裂开了一样。玉清趴在榻上,低低的发出呜咽的声音,不住的摇摆着腰肢,渴求着他的再度临幸。
-
-终于,他又一次进入到她的体内,双手握住她的乳房,剧烈的冲刺起来。-
「干死我,干死我。」快要被插爆的感觉让她失声大叫了起来,可是他却又突然停了下来,并且将整根都退出了她的身体。-
-
玉清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看着他扶着那根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家伙对自己坏笑,终于忽然醒悟,慢慢的转过身来了。-
-
「唔……」他舒服的靠在了墙壁上,看着这美人儿在自己身下吞吐着那话儿,又不禁伸出手去玩弄着她的奶头,还得她胯下又不知道滴下了多少甜美的花蜜。
-「讨厌,总是叫人家作这些羞人的事情。」玉清看着他坏笑的表情,就知道光这样还是不够的,又起来蹲在他的腰间,一手扶着他的拿东西,在自己的花穴口上慢慢的磨蹭着:「这样……好……人家……要进去了。」
--
「不,我要你的后面。」他忽然抱住了她的腰:「而且还要你主动。」-
玉清白了他一眼,羞答答的摸着那东西顶在自己的后庭处,无坚不摧的玉杵钻开了那小小的菊花开始向内进发,她秀眉微蹙,但是为了心爱的人,还是努力的向下坐去,直到把那半含住,才动不了了。
--
「我不行了。」她娇吟道,已经是满头大汗:「你搞得人家好疼。」-
-
他却最喜欢看她这不堪挞伐的娇柔模样,一手玩着她的胸前嫩乳,一手在她的嫩穴里外轻轻揉弄着:「来,我知道你可以的,你会做到的。」-
-
「欺……欺负人……」玉清眉头紧蹙,可还是按照他的要求把那大家伙整个吞了进去。她用手摸了摸两人的连接处,感觉那里似乎又破了一样。
-
-「每一次你都像是第一次一样。」他吻着她的乳头:「现在还会痛吗?」
-「有点点。」玉清适应了一会儿,开始缓缓的起伏:「都是你把人家教坏了的。居然能想出这样羞人的法子……哎呀,你不要咬我的奶头……你和鸿儿在家也这样吗?」
-
-「是啊,这个月我憋得好辛苦。」他在她的两个奶头之间来回流连着:「她怀孕了,两个多月了,现在都不让我碰。」
--
「你就来,来上我。」她银牙咬碎,上下三点同时都在被他玩弄中,真是想说一句完整的话都很困难:「你,不是还有别的……女孩子么……这个月你就和我在一起七次了……我们每一次我都记得。」-
-
「那都是小姑娘,哪里有你这样的人妻好。」他爱不释手的弹了弹她的奶头:「这样又大又圆的奶子,那些才十几岁的小姑娘怎么会有;这样圆滚滚肥腻腻的白屁股,那些小姑娘怎么会有。」-
-
「她们……也让你往后面走?」她环抱着他的肩膀,一起一伏的带着那对白兔跳跃着,他把头埋在那乳峰之间磨蹭着,让她觉得骄傲无比。
--
「太小了,后面都还没有开苞呢。」他道:「你是我的第一个哦……鸿儿也是怀孕了以后我才给她后面开苞的。她比你还怕疼,好几次了后面还要流血。」
-「你也太不爱惜人了。」她忽然一下子跌坐在了他怀里,那根东西直挺挺的刺到最深处,让她一下子翻了白眼儿,好久才缓过气来:「她多爱你啊。」
-「你弟弟有多爱她,她就有多爱我。」他笑了,正好看见手机在边上放着顺手就拿起来对着她那白玉一样的身子拍了好几张照片:「晚上回去,我给鸿儿看看,你是怎样做的。」-

-玉清害羞的捂住了脸:「坏蛋,以后人家怎么去见鸿儿妹妹。」
--
「没事儿,等你弟弟把她上了之后,你们就可以坦诚相见了。」他很坦然的说道,玉清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你说什么?」-
-
「我又不是瞎子。」他笑着,用手指捏起她的一个娇嫩奶头:「他这个年纪,半大不小的,是该尝一尝女人的味道了。」
--
「可是,鸿儿……」-
-
「鸿儿现在母性大发呢。」他微笑着亲吻着自己的初恋情人:「放心,是鸿儿自愿的。」
-
-「你不介意吗?」她还是很担心,他一直捏着她的奶头,有些疼,可是已经顾不上了。
-
-「自从你被他夺走之后,还有什么会是我不能舍得的呢?」他松开手,被拉扯成长条的奶头又弹回去了,火辣辣的有些疼。他的唇碰在上面,玉清的身子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
-
-「我唯一介意的,只有你啊。」他拔出那东西,抵在她的花穴上轻轻的往下按下去。玉清喜悦的张开双腿,拱起腰肢,摆出最羞人的逢迎姿势恭迎他的伟岸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
-他将她的双腿挂在自己的肩上,努力的冲锋着,每一次都尽力进入到她最深的地方,她的娇躯变得粉红,乳头胀大,两人的结合处开始泛出白色的泡沫,她的双腿颤抖着,肚子里热的好像有一团火在烧一样,全身上下都灼热了起来,她的双手在空中乱抓着,狂舞着,直到他最后一击彻底的将她征服。
--
安静了好久之后,他才把自己的东西从她身体里退出来,玉清分开双腿,将那娇嫩的玉壶毫无保留的绽放在爱人的面前:不但花瓣分开了,那还未消退下去的花头儿也还在抽动,红色的嫩肉随着她的呼吸一抽一抽的,就像一股泉水一样,乳白色的精液就随着着抽动一点点的流出来。
--
「哎呀。」她用手捂住了下阴:「都淌出来了。」罗侠轻轻的拿开她的手,看着那翕张着的玉户,手指头轻轻的在上面拂过去:「真美。」
-
-「真淫荡才是。」她做了个鬼脸,看着他拿手机把自己阴户里流淌着精液的画面拍了下来:「让我看看你手机里还有什么别的。」她勉强爬起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
罗侠把她抱起来走到外面的温泉里,「我们一起看,从第一张开始。你看了不要吃醋哦。」-

-「我才不吃醋呢。」她笑着在他肩上捶了一下:「好疼……你的肌肉……就像铁一样。哎,这就开始了。第一张……好像就是我?」
-
-画面是在一个宾馆里,女人伏趴在床上,虽然只是手机的摄像头,却也能清楚地看见从那小小的菊花里流淌出来的精液——还有鲜红的血迹。
--
「这是给你后面破身的时候的留影呢。」他亲昵的在她耳边道:「还记得吗?-
你说你要弥补我,前面这里,不能给我,后面却一直为我保留着。「-
-
「讨厌,我不要看自己。」玉清飞速的滑动着屏幕:「这个是鸿儿……你给她后面开苞的……她哭的好凶哦,一定疼死她了。」-

-鸿儿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即便哭花了脸都还是那么美。同为女人,玉清都看的是我见犹怜。-
-
「差点儿我就不忍心了。」他捏了捏她的奶头:「不过她非要我上——说是你能做得到,她也能。」
--
「这张就好多了。不过看上去还是蛮疼的。」玉清一张一张的往下看下去:「她那里原来是这样的啊,真像一朵花儿一样。哟,这个,你这个坏蛋,竟然把她这样子都拍下来了。」
-
-画面中的鸿儿,下身的前后两个孔穴中都给插入了塑胶做成的电动按摩棒,看她下面那泥泞的样子,想必是那些不知疲倦的东西正在给她带来一波又一波的极限欢乐呢。
-
-「这个是……霞儿吧。」玉清又翻到了下一张,指着画面中一个依稀有些印象的女孩。他看了一眼:「嗯。」
-
-「你什么时候上的手啊。」玉清也注意到了:「她给你的时候还是个姑娘家吧。」
--
「嗯……有段时间了,后面还有呢。」
-
-后面更多劲爆的照片,不但有他如何淫邪的玩弄鸿儿和霞儿的,还有把她们放在一起玩儿的,看着他们三人3P的照片,玉清也不由得又觉得自己口干舌燥起来:「什么时候,我们四个人能一起玩儿啊,就像这样才好。」-

-「只要你说好,就没有不好的。」他转到她面前:「再让我吃吃你的这对宝贝儿。」-
-
「吃吧。」她骄傲的挺起胸:「我比她们都要大是不是?」-

-「那必须的。」他爱不释手的玩弄着这两对白兔:「鸿儿的比你要小一些。-
霞儿的更小,不过她的是梨形的,垂下了的时候握着正好一手,鸿儿就喜欢握着她的奶子玩儿,下次你也来试一试。「-
-
「霞儿的奶头好像很长啊。」玉清还在看着照片:「啊,你这个坏蛋,竟然用夹子夹她的奶头。不疼吗?」
--
「这都是订制的……不会疼的。」他赶紧解释道:「霞儿最敏感的就是她的奶头了,只要一摸下面就会出水——你知道吗,鸿儿每次叫她来之前都叫她把胸罩脱了,不穿内衣,让奶头直接顶在衣服上过来,每次过来之后,她下面都要完全的湿透了。」-
-
「你们可真会玩儿,还有什么玩法,快告诉我,下次我也好和你们一起玩。」
-「说出来就不好玩儿了。」他亲着她的奶头:「等鸿儿有奶水了,那时候会有更多的好玩法的。」-

-「你这个坏蛋,那是给你儿子准备的食粮,你却拿来做游戏。」玉清把手机丢到岸边去,拖住自己的玉乳塞到他嘴里:「好好吃,好好吃……哎,吃的人家好舒服。」
-
-「霞儿说,她来喂。」罗侠说道,不过这一局含混的,玉清并没有听清楚,而且她也没有心思再说下去了:「亲哥哥,人家下面又痒了。」-
-
「痒了?来,骑上来。」他一手拖住她的屁股,一手抱住她的大腿,让她挂在自己身上:「你说,是前门,还是后门?」
--
「你想走前门,就走前门,想走后门,就走后门。」玉清一副任君施为的样子,惹得他不胜怜爱,那玉茎在她的臀缝中滑了两下,噗一下钻进了后面的那个洞。-

-「哎……」男人的大力抽送,让她娇喘吁吁,后庭虽然是二度绽放,却依然那么紧凑狭窄,很快他也要到了喷射的边缘,赶紧将她放了下来。益清躺在雪地里,却丝毫也不觉得寒冷,她只觉得那根火热的棍子又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她自己欢喜的抱起了双腿,扭动着腰肢。他再一次短促的怒吼之后又一次把生命的精华都喷射到了她的身体里,然后跳进了水中,看着她依然保持者抱着腿,大张着阴户的那个造型。
--
或许是由于温度的缘故,阴户的那个小孔里竟然向外泛着白气,这一次精液没有倒流出来,全部都被她的身体所吸收。-
-
等到激动地身体平复了下来,玉清这才走进水里,由着他为自己擦拭身体,特别是洗干净了下面的花谷和后庭。若非是时候不早了,他俩差点又开始了新的一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