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赌气被玩
赌气被玩
三年前我因为一次工作失误被老板炒了鱿鱼,经老乡介绍来到小城郊区一家小厂工作。为了这事我还跟老公狠狠吵了一架,事已至此老公也没办法只好顺其自然了。小厂离家比较远,而且是白班、中班、夜班三班倒,我就在小厂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借着跟老公吵了架,趁机住在这里不回家了。
--
租房子的这家农户把房子隔成几小间,与我相邻的是一个厂里的工人。经常有骚骚的女人找他,感觉这个人不像是他的对象,好像是在这里的相好。我也没在意,反正大家萍水相逢,各取所需,管人家闲事干什么。
-
- 这家小厂跟我原来工作的厂子工序差不多,我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工作。老公很快就通过老乡找到了这里,他给我赔情道歉,希望我早点回婆家生活。我虽然内心里很想回去,考虑到老公吵架的时候他那个恶劣态度,我还想好好磨磨他的性子,让他以后对我俯首帖耳,不再发脾气。所以就还是冷着脸拒绝了老公的要求。
-
- 这一天,我下了夜班回了一趟娘家看完老爸老妈,帮老爸老妈收拾了一下家里,觉得又困又累,下午吃了一点东西就睡下了。傍晚也没起来吃饭,我一直昏睡这也没有起来。
--
出租屋阴暗、潮湿、又闷热,又没有蚊帐,天一黑蚊子就像一架嗡嗡飞的小飞机对我的身体轮番轰炸,我只好起来点着一盘儿蚊香又睡下,睡一会儿身上就出汗湿透了,我就连小背心也扒开了下来。-
-
天已经黑透了的时候,我听到开门的声音,我迷迷糊糊的以为隔壁房间的门响,也没在意,继续酣然入梦。过了一会儿,我迷迷糊糊感觉老公忽然躺在了我身边。说实话,我已经有半个多月没跟老公亲热了,心里虽然对老公有气,其实自己的身子早就想了。这时候我也顾不得再磨老公的性子了,翻身把他搂在怀里。等我明白了那男人不是自己的老公的时候,男人已经直捣黄龙了。-
-
面对这种窘迫的局面我本能的挣扎了几下,已经没有什么效果,身体很快就瘫软在床上,只有任他折腾了。
-
- 我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下午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忘了插门了,凭感觉这男人就是隔壁 一个厂里的工人。一定是他误入我的房间错把我当成他的相好了,或者干脆就是趁机过来占我的便宜的。我是跟老公吵了架出来住的,如果在这是吵起来弄得四邻皆知,孤男寡女的实在是说不清道不明,如果让老公知道这事,我就有把柄在他手里了,再想让他服帖就难了。-
-
我脑子里考虑着着一些的时候竟然机械的迎合男人了,自己也有了一丝丝快感……。一切结束的时候,我把瘫在我身上的男人一下子掀翻在床下,看那男人装着如梦初醒的样子,一个劲儿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咬着牙说:滚!
--
我没有报警,为了避免尴尬,我第二天还是另找房子搬了出去,我知道自己这几天正是怀孕危险期,赶紧买了补救的避孕药吃。担心了一个多月,好在有惊无险。-
-
后来我老公又过来给我道歉,我借着台阶给老公和好了。这时过去三年了,我跟老公亲热的时候那一晚的情形总是在我的脑海浮现,我一想到自己被糟蹋不但没有激烈反抗反而有快感,就懊悔不已,我想,自己这样是不是很无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