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原始性爱战役
原始性爱战役
   『假装现在是您的催眠状态,请回到从前从前,告诉我,您最赤裸的告白』,我不禁感叹,外表冷血,内心孤寂的我,只能漫游在网路中钦羡着别人激烈的告白,永远得不到任何女子丝毫的慰藉。看着网页上蛊惑的话语,我再度伤感,是啊!催眠我吧!让我回到那已遭遗忘的前生前世,探索一切苦恨的因果轮回……
  恍惚里,无数的光影在我眼前飞纵,我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当我再度张开眼睛时,我已经在一片开阔的草原上,蓝天、绿野,清新沁人的空气,我知道我已经来到了另一个时空,并且附身在另一副躯体上,因为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活力,而且知道这副躯体的主人叫做La。我必须透过La的器官来感觉,接收La的脑波来分辨事物,但令我惊奇的是La的脑中只有几个简单的字汇和模糊的捕猎技巧,其他就简直跟白纸一样,而我就轻易控制了La的意识和肌肉动作。
  环顾四周,除了风声跟唧唧的虫声之外,竟然是一片死寂。我开始紧张了,于是就任由La的手脚随意活动,让他的本能牵动前进。走着走着,周遭的环境开始呈现一种奇特的熟悉感,我无法分辨这种感觉是来自La或是我自己的意识,但是我知道我已经在安全的地方。四周开始出现疏落的话语声,我知道我的族人来了,但是仔细一看,竟然全是披发覆毛的猿人,完了!我闯入了史前时代……
  我潜伏在La的意识里,偷偷地观察四周的猿人,覆毛的身躯只有下体一片光秃,明显是雄性的特徵。粗壮的器官随着步伐而晃动,我终于恍然大悟,终日不晒太阳的部位却特别黝黑,原来是远古时期经历几十万年风吹日晒雨淋的大自然考验后而遗传下来,难怪我偷拿老妹的美白保养品怎么抹都没有效果。
  我正在纳闷为何没看到母猿时,突然传来一阵阵凄濿的呼叫声,我明显感受到La的恐惧,并极力控制他颤抖的四肢,但在我还没感应出La的恐惧原因前,就被粗鲁地推挤到一片空地上,四周十几个同时被抓来的雄性猿人都瑟缩着瞄向空地前方的巨石。
  定睛一看,巨石上站着一个伟壮的女猿,明显的眉眼线条和轮廓,就算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也算得上是中上姿色,终日的狩猎和运动使得胸部丰挺,即使在毛发的覆盖下,也掩不住那欲出的热力以及可想像的坚实弹性。我立刻感应到女猿叫做Wuma,是强悍的女猿头目,同时也意识到La的恐惧逐渐消退,代之而起的是一种奇妙的蠢动。目光继续下移,只看到浓密的毛发逶迤及膝,遮掩了诱人的溪谷。透过La的眼睛与脑波感应,女猿的胴体犹如裸身的健美小姐,我放肆地导引着La的目光在毛发间游移,就在La的性徵即将竖旗呐喊时,一阵剧烈的恐惧感又从La的脑中传来,即将嚣张的大旗顿时倒地。
  Wuma右手一挥,每一个男猿左右立刻被两个女猿夹围,随后另一个女猿站上巨石,我又马上感应到这女猿的名字。没想到La这浑小子偌大的脑袋瓜里,有益身心的知识没两样,女人的名字却记了不少。
  登上巨石的女猿环视一下围绕在四周的男猿后,突然大力扭动腰枝,原本环绕下体的毛发随之飘荡,神秘的幽谷忽隐忽现,偶而闪露出晶莹的水光秋色。突然间欣赏到这充满原始活力的舞蹈,我内心不禁窃喜,没有遮障的草裙舞果然有意思,但同时也发现到周围是一片宁静,难道原始人是以纯艺术的眼光在欣赏?我稍微偏过头想看看其他猿人的反应,结果后脑杓马上被身旁的女猿狠狠地敲了一记,原来原始人的牛肉场不准许观众分心。我被敲得心悦诚服,毕竟对女性不敬而被惩罚是应该的,只是觉得每个观众派两个保镖在旁边监视,然后动不动就敲人家脑袋,这实在是太小题大作了,还好看这场秀是免费的,不然我一定要向消基会申诉。
  节目继续进行,女猿腰臀的扭摆愈来愈激烈,围观的女猿开始吆喝助兴,周围男猿的呼吸声愈来愈浊重,而我也要放任我的(其实是La的,只是受我控制而已)男性欲望象徵冲上云霄来表达我的捧场时,La的求生本能又来抗拒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答案立刻揭晓,旁边的男猿哀嚎着被身旁的女猿架上巨石,原来那男猿的性徵抢先出头。
  女猿看着惊慌失措的男猿,脸上露出一抹诡谲的笑容,然后转身,弯腰,抬臀,双手拨开覆盖臀部的毛发,露出鲜嫩欲滴的花瓣对着男猿摇曳着。男猿双手托着他那因紧张而略显倾倒的阳物,颤抖着走向女猿臀后,龟头才刚接触到女猿阴门,女猿立即往后一顶,男根尽没,再顺势往前一抽,男猿嚎叫一声,汨汨白液缓缓从女猿阴户流出,男猿也随即跪倒在地。
  全部过程在十秒钟内结束,女猿也回复站立的姿势,脸上表情严肃得可怕。周遭又是一片死寂,只有那曳甲男猿的呜呜啜泣声。最后女猿竖起了大拇指,四周一阵譁然,我心里也在嘀咕,才十秒钟不到,太容易满足了吧!我不禁抱怨La的胆怯而失去机会,但接下来的情景却是男猿更凄烈的哀叫声,然后是两个女猿压制住他,用石刀硬生生地把他的大拇指切了下来。
  可怕、野蛮,原来这是场性命攸关的性爱战役,难怪有色无胆的La会吓成这样子。明显的,女猿在性爱需求上的进化程度远远超过男猿,君不见动物园猴子交媾过程也不到十秒钟就结束,但雌猴并没有不满的表情,而雄猴也没有因此而受到伤害呀!
  接下来的表演我无心再细看,身旁的男猿一只只被抓上台去剁指、割鼻、切耳,无一幸免,过度的血腥令我作呕。突然间我感应到La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原来巨石上站了只不怎么动人的女猿,残存的围观男猿全部松了一口气。
  我只会描述女人的美,就算是对远古时期的女性,我也无法写出半句不敬的话语。但是为了叙述完整,我也只能说,在这女猿的表演过程里,不断有男猿因为打哈欠而被敲脑袋,最惨的那个还被敲破脑袋后丢到潭里喂食人鱼。我看得出女猿很卖力地扭动着,只是男猿们太不捧场,女猿努力一阵后,大概也意会到大势已去,眼见没有男猿被抓上台,最后竟哭丧着脸瘫倒在台上,以恐惧的眼神望向一旁的Wuma。Wuma满脸寒霜地走向女猿,左手抓起女猿的头发硬是把她提了起来,右手抄起把石锥就刺入女猿的胸膛。
  天哪!我无法忍受这种毫无人性的游戏规则,长得不好看并不是过错呀。不过在这种残酷的规则下,那女猿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奇蹟了。慢慢地,我又从La感应到问题的答案,原来那女猿以前唯一能诱引的男猿在前两场表演里把持不住而被削掉手掌,而以前,这女猿从来没伤害过她的男猿……
  我的心在淌血,甚至自责没有强迫启动La的性器去挽救那善良的女猿。我在心中发誓,一定要终结这种残酷的制度,虽然这制度在史前时代淘汰了所有难看的女性,让我在现代社会里遇见的女子都能有着可称颂的美丽特质。但是这制度的最后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人类也将因此而灭种,更糟糕的是丑陋的男猿面貌还是会流传下来而拖累女性丽质!可是我究竟该怎么做?我陷入了沈思……
  再度恢复意识是因为La那强烈恐惧感的触动,原来是另一个女猿要上场。我感应到这女猿就是杀手Liya,对任何男猿而言都是严酷的考验。我趁这空档环顾残存的男猿,这下我真地了解La的恐惧了。巨石旁不含La只剩三只男猿,第一只老得全身毛发泛白,胯下的老油条萎缩得只剩下一张皮,无疑地,他保证能安全过关。第二只男猿实在是惨不忍睹,全身上下除了双眼和下体外,没有一处是完整的,气定神闲的他一定已经从大风大浪里领略了非山非水,无生无死的超脱意境。第三只男猿发现我盯着他看时,竟然对我抿嘴一笑,眼中秋波流转,欲言又止的神态几乎让我心神荡漾,但一看到他纤细的阳物,我吓出一身冷汗。
  即使客观环境如此险恶,我还是忍不住细细打量杀手Liya。透过La的审美眼光,我看到的是一副健康亮丽的胴体,媚眼斜抛,巧笑勾魂,骚艳的容颜虽非倾城绝色,却也是人间尤物;坚挺的双峰在柔顺间又展露出与天争高的傲气,由下往上看更是如遮日蔽月般地令人晕眩神迷;隆起却又含蓄闭锁的幽谷清流,由涓涓潺潺而澎湃汹涌,世间情海航者无不为之灭顶……但她是男人杀手,唉!毒药总是最可口的,我不禁赞叹古人的智慧。
  从Liya攀登巨石开始,她那圆满坚实的臀部就开始摇曳勾引我的目光,站上巨石后媚眼流转,马上锁定La这现场唯一完整的男猿,而身旁两个女猿保镖更是在冷笑中目不转睛地往下监视那蠢动的人间祸根。我即将面临出世以来最大的考验,稍一不慎就会被抓去截肢断体,虽然这不是我真正的肢体,但那痛楚却是能透过La而感应到我,锥心之痛将使我魂飞魄散,永世沈沦在无边的蛮荒野地。原来我跟La一样胆小,如今也只能和他同心协力共渡难关了。
  Liya的目光紧盯住我的眼睛,迷离的神采彷佛在诉说着未曾受过男性疼惜的哀怨,隐约的泪痕透露出历尽沧桑的无奈空虚,微张欲语的小口就是在呼唤我,我就是她今生唯一的慰藉,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义无反顾,无怨无悔…就在我陷入痴迷时,La打了一个寒颤,接着全身颤抖如疟疾患者,而我也顿然醒悟,这一切全是虚幻,我跟La的生命才是真实。呼!好险,差点在第一回合就弃甲投降。在情色世界里,胆小是唯一的保命符呀!
  Liya看到我眼神回稳,转而嫣然一笑,大地又是清风和煦,世间烦忧尽抛脑后。Liya开始展现她那动人的肢体语言,柔滑的颈部线条牵动着期待朝夕耳鬓厮磨的似水柔情;轻荡的乳房勾引出久远前对母性怀抱的依恋,饱满的尖端让男性的饥渴得以吸吮饱足,而男人,永远没有一手掌握的可能,只能双手轻托,在温存的揉捏舔舐里,倾听强忍着的野性爱慾呼唤;款摆的腰枝画出一轮轮的漩涡,男性在此沈沦,在舌尖轻触腰边细肉时,紧闭的小口终于叹出心中的渴望,在娇羞的叱声里,不禁自己拨开含苞的花蕊,引领湿软如绵的唇舌去畅饮丰盛的蜜汁;磨人的唇舌溜转着润湿的珍珠,在细牙的轻囓下,一阵阵悸动解放出无法再压抑的欢乐呼喊,而红艳的花瓣更在无法自制的一开一合里奉献出浓密的甘醇;娇羞的红颜低语着这是未曾有过的完美高峰,但昂首的骏马却宣称这只是开始。
  在期待却又心慌的矛盾里,只好翻转身遮掩住脸庞,同时却展露了另一片绝妙的天地。恼人的唇舌伴随着灵巧的十指,在耳后轻舐呼气,在背后轻搔逗弄,就在这麻痒舒适的感觉还来不及消退前,它们已经攻上蜜桃山顶,一阵调皮的嬉闹玩弄后,缓缓拨开饱满的肉瓣,让两点成一直线的神秘几何原理获得印证。逐渐乾燥的唇不禁对这知性之初的图腾奉上深切的一吻,这深吻由前院直舔到后门,最后唇舌竟流连于这美妙的路线,不断来回的航行终于引发了另一阵狂风暴雨,澎湃汹涌的浪潮滋润了乾渴的喉咙。
  娇喘的语声呢喃着无意义的话语,太多了,久旱的大地那堪狂浪的一再冲刷,但是那擎天巨柱还没领略到承担重任的满足和喜悦呀!不管啦!柔软的身体侧卧卷曲,双手抱膝,媚眼斜勾,樱唇含笑,一副『汝奈我何』的挑衅味道…又是让从不饱足的唇舌充当先锋,由细肩、腋下,上臂,手腕、指尖,一路环绕骚扰,舔舐遗留的津液在春风吹拂下带起阵阵麻凉,双手已经无力防卫要塞了。一路攻城掠地,大军又开抵玉门关口,软唇轻轻一吻微张的花瓣,新出的胡渣磨搓着大腿根部,伴随着舌尖的勾挑慢慢移向膝盖,原为欣喜欲迎的欢唱也转为含怨的轻呜。胡渣,舌尖轻滑过腿肚,终于停留在最后一块净土,脚底在胡渣的搔痒下,引回了久违的低笑,望着腿根的美景,不禁忘情地含入细致的脚指,任令舌尖在指缝间穿梭流动,在深深的吸吮间轻囓一颗颗柔嫩的香果。喔!这一阵酥痒竟由指末直透发梢,这如何能够戒急用忍,冤家,给我畅快淋漓吧!娇娇女发奋成为好勇斗狠的巾帼英雌,誓让慾火烧上九重天,令上下两口吞尽人间好色男,世人终将领悟得此一刻人间至乐,此生无憾矣!
  就在我要驱马前迎时,La的意识晕厥了,我也警觉到这不是纵慾的时候,而身旁的女猿也急切注视着男根轻微的悸动。但是火药已经点燃,涡轮开始转动,这如何能悬崖勒马?危急中灵光一闪,前阵子立法院修订性暴力防治法时,引发了男人如何避免被女人强暴的争议,唯一的关键就在『男性不举』,而我参悟出来的救命绝招就是:唱--国歌。
  庄严肃穆的乐声在我心中响起,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舍己为人的高贵情操提昇了我的生命意境,我感觉到原本蓄势待发的野马逐渐软瘫…果然绝招好用,但不能常用,否则迟早会阳痿。但是就这一阵分神,脑海中的白日竟然黯淡,而Liya重新浮现,手指上还套着看起来像羊眼圈的东西,然后用那纤毛搔弄着透红的花瓣。突来的幻觉刺激使我感觉全身血液往下聚集,一阵短暂的贫血晕眩后,胯下之物已经气血饱满,迎风屹立不摇。
  然而天可怜我,旁边的残缺男猿先我两秒按耐不住,结果就在惨烈的号叫声里被推上巨石。只看到他脸色发白,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颤抖。就在Liya才刚转身弯腰时,那男猿竟然晕倒了。Liya对这种结果显然是非常愤怒,在她仰头向天怒吼几声后,突然低头一口咬下那男猿的性器,在漂溅的鲜血里一口一口地咀嚼下肚,最后打一个饱嗝才忿忿地跳下巨石。
  La的意识又苏醒过来,我意会到最危险的一刻过去了,但事情没有这么快就结束。接下来是最后一个考验,登上巨石的是一个因饥饿而虚弱,毛发稀疏,脸部轮廓明显类似现代人的女猿。我感应到她就是其他女猿公认的畸形Misa,La显然与她相识很久,今天因为她成年,所以也同样接受考验,只是遭陷害而被安排到最后上场。我不禁感叹,在蛮横的社会里,进化太快竟然也能成为一种罪名。
  Misa在台上羞怯地不敢抬头,周围的女猿先是一阵爆笑,接着嘘声四起,Wuma也开始磨利石锥。泪水在Misa的眼眶打转,紧抿的双唇强忍着不让泪水滚落,最后她头发一甩,以清明坚定的眼神望向天空,在无畏圣洁的神态下,打算让生命的终止来抗议这无休无尽的羞辱。
  就在Wuma起身准备行刑时,我无法再忍受了,脑中迅速闪过几段A片情节,阿波罗火箭再度翘首向天。我不待其他女猿的押解就自顾自地爬上巨石,石下的女猿议论纷纷,这种勇气前所未见。Misa也讶异于我的主动,在恢复的自信里以微笑来表达对我的感激。虽然我已经不是处男,但是在一群原始人的围观下表演活春宫,这还是生平第一次。
  Misa同样要转身弯腰,但潜藏在La原始身躯里的我可不是原始人,一伸手搂住她纤细的腰枝,就在她讶异的眼神里,饥渴的嘴唇已经印上她的嘴,在不明白用意的状况,她惊慌地挣扎,但慢慢地,津液的交流使她发现这种感觉的美妙,舌头也开始迎合着吸吮缠绕,原本僵硬的躯体逐渐软化,最后支持不住而软瘫在石上,这一吻已使Misa香汗淋漓,脸泛桃花。石下的女猿看不清楚,也纷纷爬上台来继续观赏。
  对这么近距离注视的原始观众,我实在有点尴尬,可是又不能让大家扫兴,何况现在是我的表演时间,我要有职业修养,不能让观众影响水准,就当作是一次现代社会也不敢开办的性教育讲座吧。Liya的诱惑魅影仍然残留在脑中,我照章施展在Misa的身上,但从Misa身上所引爆出来的奔放狂热却出乎我的想像,或许是她有意以最完美的原始本能来报答我的赏识,也或许是我激使她的性需求更加进化,她先以哀求的眼神诱引我深入,就在我深陷重围时,那包围圈竟然忽紧忽松,却又有着动荡节奏的吸吮感觉,谁能相信远古时期女性那部位的肌肉竟然是随意肌!怪不得男猿们会兵败如山倒。
  就在我的轴心快要磨损爆裂时,我赶紧以大拇指按住Misa的花心暂时中止了机器的运转,再加上一阵环状揉搓后,Misa再次欢唱,我也在那瞬间的松弛里抽身而退。发现了关键按钮后,我不再担忧,尽兴地变换各种体位,直到Misa实在无法在支撑,最后她不得不把我翻倒在地,双手压制住我的双手,用下方的小嘴巴摸索着含入那不屈的百炼钢,这姿势我还没教她呀!一阵阵的磨转跟上下抽滑,在没有办法主控的状况下,我终于一泻千里,伴随着Misa放浪的呼啸里,百炼钢终于化为绕指柔。
  Misa趴在我胸前回味着方才的欢乐,而我也努力调匀呼吸,但这时我发现周遭的气氛已经转变,围观的女猿们又把受伤较轻微的男猿聚集起来,而且面对着男猿一个个开始眼神迷离,双手不住地在双乳、阴部揉搓,情慾高涨的她们从集体学习的国民教育里学会了温柔地引领男猿细细探索上帝的杰作,而男猿也由女猿明显的欢愉和温驯的配合里重拾信心。在分辨各种体位的感觉差异里,大脑细胞开始活跃;在思考如何获得更强烈的快感中,智慧从此滋长;人类后裔在相互渴望的男女欢愉里必将繁茂…对这一群人猿我有绝对的信心,因为我观察到最有创意的一个还把女伴的阴毛编成了人类的第一根辫子,然后用那辫子当武器在女伴的敏感区磨搓,让它在隙缝里不断地陷入、浮出,最后尝尽人间欢乐…至于为什么原本在下方的辫子到后世会跑到头上去,那我就不知道了。
  看到沈醉在男欢女爱,弥漫安祥和睦的人类聚落终于成形,我确定这种残酷的原始性爱战役已经被瓦解后,我心安了,也发觉浏览器的自动断线功能即将作用,就在我打算退出La的意识回到现代社会时,突然瞥见Wuma拿了根香蕉来到La的跟前,明显地表达出要跟La燕好的意向,而且也不会让La白做工。天哪!才刚嚐到甜头就马上出现商业行为,这实在夸张得连我都不能相信,但是为了对历史负责,明知道会挨骂,我还是要记载这一段历史真相作见证:人类社会中第一次性交易的花费是一根香蕉,而且顾客是女方。
  我脑中的思绪开始凌乱,浏览器的自动断线功能开始作用,我不得不告别了,忍不住再回头看一眼这让我第一次成为英雄的时空,却看到La拿着他首次卖身赚来的香蕉在喂食虚弱的Misa,我又被人类善良的本性感动得满眼热泪,我的眼睛开始模糊,无数的光影飞纵而去…
  回过神来我依然坐在萤幕前,萤幕保护画面流动着『Wheredoyougotoday?』这叫我如何回答?在现实社会里,我,一个撒谎却骗不了人,说实话又总是遭到怀疑的人间厌物,如今竟透过如虚似幻的电脑催眠过程,使我呈现了古猿人的真实告白,经历了改变人类演化史的性爱战役,颠覆了历史学家对教育及性交易起源的考据,对这一切美妙的经验,我只能说,我不得不相信这是上天的怜悯与恩赐,感谢主!阿们……